pubwin身份证生成器·夜间摄影竟然这么迷人!

pubwin身份证生成器·夜间摄影竟然这么迷人!

pubwin身份证生成器,汤姆·布莱克福德《nihon noir》,2013年

众所周知,摄影是离不开光线的艺术,而别出心裁的艺术家们选择在夜间光线不充足的条件下进行艺术创作。让我们来看看从夜间摄影鼻祖——布拉塞开始,夜晚的神秘面纱是如何被揭开的?

=========

「 夜晚巴黎 」

来自匈牙利的摄影师——布拉塞(brassai)被誉为“夜间摄影鼻祖”,他的摄影生涯长达60余年。他1932年出版的摄影集《夜巴黎(midnight of pairs)》,以穷尽巴黎夜生活全貌而闻名于世。

随后在80年代,他出版了《在我生活中的艺术家(the artists of my life)》摄影集。正值壮年的毕加索、达利、马蒂斯等艺术大师都出现在了镜头中,又引起一阵新的轰动。

布拉塞在工作

布拉塞早年的愿望是成为雕塑家和画家,并于青年时代在匈牙利和德国学习艺术。所以当他转向当时被视为低级艺术的摄影领域时,好友毕加索不禁打趣道:“你放着好好的金矿(绘画)不要,却去开发盐矿(摄影)。”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正是布拉塞选择了这一新型艺术,才最终奠定了他在摄影史上独一无二的地位。而他拍摄的夜晚巴黎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发具有价值。

布拉塞,凯旋门,1932年左右

布拉塞,坐在月亮酒馆里满身珠宝的老妇女,1932年

布拉塞,著名模特奇奇和手风琴演奏者,1932年

在《在我生活中的艺术家》一书中,布拉塞拍摄了自己熟悉的画家、雕塑家朋友们。 这本书总共记录了21位艺术家的生活以及工作面貌,密集拍摄的年代是在1932年至1940年间,之后又间断地补拍到1962年为止。其中,比较珍贵的是记录了毕加索、达利、马蒂斯、贾科梅蒂等人刚在艺术界奠定地位时的壮年景况。

布拉塞,女球手,1933年

布拉塞透露了这些大师们鲜为人知的一面,使得该摄影集也成为当时艺术界的一本热门书。

布塞拉的文笔同他的摄影风格一样锐利,他是这么形容毕加索的:“我被他的一双眼睛吸引住了,他的眼睛也不是通常所谓的大眼晴,它们之所以显得巨大,是因为有一种好奇的本能驱使眼皮撑开着,露出眼球四周的眼白,反射出闪电般的笔直光芒。”

布拉塞拍毕加索在工作,1940年

他又是如此形容达利:“达利年轻英俊,有一张瘦削的脸庞,泛着苍白与橄榄色混合的光芒,留着一撮小胡子。他那发狂的大眼睛透露着智慧且闪着奇异的火花,一头吉普赛式的长发梳理得光洁滑亮。”

布拉塞眼中的达利,1940年

在专业摄影师都无法很好捕捉夜间动态图像的年代,布拉塞的《夜巴黎》犹如一针强心剂。人们开始在暗夜中追光,随着工业发展和摄影设备的进步,夜间摄影有了更多可能性。

=========

「 夜晚日本 」

汤姆·布莱克福德(tom blachford)是一位澳大利亚摄影师,只爱在夜间拍照。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夜间拍摄计划名叫《midnight modern》。在深夜时分,艺术家潜入无人的高楼大厦将灯拧亮,再跑到远处,记录光影。

汤姆·布莱克福德

在2017年,布莱克福德受朝日啤酒澳洲分公司所托,拍摄一个与众不同的日本。他给日本拍摄计划命名为《nihon noir》。

汤姆·布莱克福德《nihon noin》-江户东京博物馆,2017年

布莱克福德是这样描述对日本的感受:“《nihon noir》源于我对东京的迷恋以及我渴望表达出我第一次访问时震惊的感觉,不知何故,这些建筑被运送到一个平行的未来,一切都比熟悉的更陌生。”这组作品就是我与东京一起创作了一部关于霓虹黑色电影类型的戏剧。

汤姆·布莱克福德《nihon noin》-中银黑胶塔,2017年

汤姆·布莱克福德《nihon noin》-东京国际展示塔,2017年

艺术家对于东京建筑景观最直接的感受是“像是一顿风格杂糅、混乱的自助餐”。现代的玻璃建筑、传统的和式房屋,以及时不时就会碰到的建筑名家之作同时存在于这座城市之中。

汤姆·布莱克福德《nihon noin》-静冈新闻放送中心,2017年

布莱克福德认为建筑本身有着一种“令人惊诧”的美,他在拍摄过程中发现上世纪的日本建筑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未来感。由此,他产生了对日本新陈代谢派的研究兴趣。通过布莱克福德的镜头,东京在混乱中表现出了一种几近平静的秩序感。

汤姆·布莱克福德《nihon noin》-军舰大厦,2017年

=========

「 夜晚中国 」

夜晚的建筑宁静美好,而在夜间活动的人们却往往有着与白天截然不同的面貌。在当代中国,有着这么一位新锐摄影师也喜爱在夜间捕捉光怪陆离的画面。

他是冯立,出生在成都,也一直生活在成都。他从2005年开始创作《白夜》系列,2017年夺得“集美·阿尔勒发现奖”,并于2018年在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举办个展。

冯立

冯立选择在街头捕捉人群中荒诞、粗粝、生猛的影像,他常常身上背着三台相机,从白天拍到晚上。他说不带相机出门会害怕,生怕在下个转角就错失独一无二的画面。

冯立,玩烟花的女孩,2015年

冯立,路边装置,2016年

冯立,醉酒的男人,2016年

冯立的创作地点集中在成都,很多人难以想象以安逸著称的成都每天都在上演这些匪夷所思的景象。当冯立将这些尖锐夸张的画面丢到大众面前时,背后值得审视的现状就如利器一般刺入人们的心脏,变得无法回避。

冯立,女人们的背影,2016年

冯立说自己只会拍摄这个主题,因为荒唐的世界不断上演白天与夜晚的种种,从不停歇,而他只不过是一个观察者。

冯立,妇女的背影,2016年

自电灯发明以来,昼夜界限渐渐模糊,摄影师们也在不断拓展创作的边界。如此,他们的镜头忠实记录下了时代的点滴,使人类在历史长河中留下了生生不息的影像。

精彩回顾:

[编辑、文/塞尚夫人]

责编:佚名